但两寺既是文保单位

2020-11-08 11:57

北青报记者梳理后发现一个共性,那就是与政府开放的公园景点不同,这些景点的运营方多为企业或者个人。如凤凰岭景区的上级单位为西山农场,行业管理部门为海淀区旅游委;再如门头沟区的潭柘寺和戒台寺,其上级为京西旅游公司,但两寺既是文保单位,又是旅游景区,因此还受到门头沟区文化委和旅游委的双重行业管理。

原以为只有吃饭和加油要花钱,但百里山水画廊游玩之后,张先生一家光门票就消费了500多元,远远超出了设想的预算。

殷敏:可以这么理解,如果景区票价偏高,则难以体现出公共资源的公益性特点。另外,游客如果觉得物无所值,少去或不去,对公共资源也是一种浪费。

百里山水画廊位于延庆县东北部,公路一侧是雄伟的山峦,另一侧则是幽深的河谷。很快张先生就发现,画廊里的景点可真不少,尤其是进入怀柔、密云地区,沿线几乎每个山沟都被开发成一个景区。

不久前,张先生听说延庆县百里山水画廊景区不要门票,便带家人前去游玩。但归来后张先生一算账,这一趟的花销着实不少。

而地处郊区县的旅游景点经营方多为企业或者个人,主要采取自负盈亏的方式,一般难以得到来自政府的财政补贴,经营需要靠景区自己完成,因而门票价格就成为这些景点获利的主要来源。

市园林绿化局公园风景区处有关负责人介绍,北京市从申办奥运会开始,城市休闲公园的建设开始得到更多财政支持,目前城市建成区的公园,除了颐和园等历史名园出于文物、景观保护需要,适当收费限制客流,其他市民公园和景点基本都免费开放。城区或郊区县城周边的森林公园、休闲公园,均在实施低票价或者免票制度,以满足周边居民休闲、娱乐的需求。

另一方面,对于企业或个人经营的景点,政府应该给予必要的支持。

即便如此,很多景点的经营者向北青报记者反映,由于景区不能擅自提价,每年的收入依然低于景区的各项投入,运营面临困境。某景区的相关人士表示,现在景区门票25元已经延续了近6年,每年门票收入600多万元,但用于基础设施改造和人员支付的费用在1000万元左右,亏空的部分只能通过与政府合作一些项目回填进来。还有一家企业经营的景区负责人表示,他们曾多次提出涨价申请,但发改委等部门均未批复。

市属公园景点属于事业单位或者半事业单位性质,每年会得到相应的政府财政补贴,以维持这些公园景点的运营,因此这些公园景点通过低票价或者免票的形式反哺社会。

此行玩下来,张先生感觉收费景点并无多大看点,甚至有的景点买票进门就后悔了。“大多数景区没有什么服务设施可言,都是修一个大门就售票,而且票价都不便宜。”

在网友提供的一份“北京郊区旅游景点大全”的攻略中,详细罗列出100余个郊区县的旅游景点。北青报记者按这些景区的门票价格统计,玩遍这些景区的花费超过4000元,这还不包括景区的附加项目费用。换算下来,京郊100余个景区的均价在40元左右。

殷敏:现行《旅游法》规定,利用国有公共资源开发景区,有条件的应降低票价或者免费开放。因为这些资源属于公共财富,景区的经营者不能向社会公众收取额外的收入。

相比城里和近郊的一些免费郊野公园,这些景点都是收费的,比如硅化木景区30元,乌龙峡谷35元,滴水壶景区25元,此外龙王庙、关帝庙、朝阳寺也都设有售票处。

殷敏:郊区一些景点的票价偏高,可能与企业或个人的商业投资有关。但是,这不应该成为景区制定高票价的理由,也不符合当前社会的发展趋势,毕竟景区属于公共资源,带有公益性质,景区的经营者应在满足经济利益的同时,适当兼顾社会利益。只要票价制定的合理,游客是可以理解的。

和北京城区一些公园景点普遍不到10元的门票价格相比,一些郊区县的旅游景点门票相对偏高,像妙峰山票价40元,十渡孤山寨的门票达到75元,最贵的平谷大溶洞达到85元。

北京市旅游委相关负责人向北青报记者表示,郊区企业或个人经营的景区,其门票价格可能更多的是从市场化的角度来制定的。

首页

牛栏

精选优商

新工艺推广

今日排行